日本央行于北京时间周二(10月31日)11:00左右公布了10月利率决议,以8:1的投票结果决定维持引导短期利率在-0.1%不变,符合市场预期。 新任央行审议委员片冈刚士投票反对维持政策不变的决定。此外... [详细]
公布时间:2017/10/31 决议:维持利率不变
维持不变原因
1、物价风险倾向于下行
2、日本经济温和扩张,并可能维持这一态势
3、依然不确定海外经济体的发展势头
下次公布:2017/12/21 预测:维持不变
关健利率及数据
  • -0.1%
  • 变动幅度0.00%
  • 公布日期2017/10/31
  • 下次公布2017/12/21
  • 下次预测维持不变
  • 0.70%
  • 通胀目标
日本央行利率变化历史
变动时间 变动情况(基点) 变动后利率 市场影响
2017/10/31 0.00 -0.1 查看
2017/7/20 0.00 -0.1 查看
2017/6/16 0.00 -0.1 查看
2017/4/27 0.00 -0.1 查看
2017/3/16 0.00 -0.1 查看
2017/1/31 0.00 -0.1 查看
2016/12/20 0.0 -0.1 查看
2016/11/1 0.00 -0.1 查看
  • 利率决议/2017/10/31日本央行10月决议按兵不动,结束超宽松政策尚待时日会后声明重点日本央行于北京时间周二(10月31日)11:00左右公布了10月利率决议,以8:1的投票结果决定维持引导短期利率在-0.1%不变,符合市场预期。

    新任央行审议委员片冈刚士投票反对维持政策不变的决定。此外,日本央行将继续维持10年期收益率曲线目标控制在0.0%附近。日本10月年度基础货币扩容规模同样维持不变,80万亿日元。据FX678观察,日本央行自2016年1月降息以来,一直将利率设定在-0.1%的水平不变。

    上调经济预期

    日本央行上调2017财年日本经济预期,10月预期2017财年实际GDP增速1.9%,7月份的预期是1.8%。日本经济温和扩张,并可能维持这一态势。经济活动面临的上行和下行风险整体平衡,物价风险倾向于下行。随着消费者和企业支出回升,日本第二季国内生产总值(GDP)环比年率为增长2.5%,而且经济稳健增长的势头或将在未来几季持续下去。

    下调通胀预期

    日本央行下调了2017财年、2018财年的通胀预期,分别是0.8%、1.4%,7月份分别是1.1%、1.5%。通胀预期依然疲软,实现2%目标通胀率的动能虽完好无损,但依然缺乏力度。9月核心消费者物价指数较上年同期仅上升0.7%,远低于央行的目标,使得央行继续面临维持超宽松政策的压力。不过有迹象表明,长期通胀预期正在触底并趋势性上升。在收入增幅不大的情况下,消费通胀依然疲软。消费通胀加速向2%的目标迈进,反映出产出缺口,以及中长期通胀预期的改善。家庭的通胀预期可能对物价造成上行风险,也可能造成下行风险。
  • 利率决议/2017/9/21日本央行维持货币政策不变,通胀升至2%或遥遥无期会后声明重点日本央行周四维持货币政策不变,并保持对经济的乐观看法,暗示该央行相信无需额外刺激,经济稳步复苏将逐渐带动通胀加速升向2%的目标。
        
    不过令人意外的是,新晋审议委员片冈刚士投票反对维持利率目标不变,称当前的货币政策不足达成通胀目标。政策决议声明中引述片冈刚士说法称,鉴于资本存量和劳动力市场仍存在过剩产能,当前的收益率曲线控制措施带来的货币宽松效果,不足以让通胀如央行预估般地在2019财年左右达到2%。

    片冈刚士被视为激进货币宽松政策的支持者。他并未提议下调利率或扩大货币刺激,但称通胀率不太可能从明年开始加速升向2%。和市场普遍预期的一样,日本央行在周四结束的两天政策会议中将短期利率目标维持在负0.1%不变,并将10年期公债收益率目标维持在零附近。

    日本央行在政策声明中称,日本经济正温和扩张,并未改变7月时对经济的乐观评估。数小时之前,美联储决定维持利率不变,并暗示仍预期今年底前会再升息一次。这一决定推动美元兑日元升至两个月高点。

    由于通胀率离目标水准仍很远,央行行长黑田东彦或将试图在记者会上向市场保证,央行将比美联储晚很久才会缩减大规模的刺激举措。市场还将从黑田东彦的讲话中寻找蛛丝马迹,判断日本政治版图的变动会如何影响货币政策。
            
    一些分析师指出,财政改革的任何推迟都料令央行承受压力,不得不比所期望的时间更长的维持超低利率。庆应义塾大学的经济学教授Kazuhito Ikeo表示,考虑到日本的财政状况,低利率至关重要,即便超宽松政策在刺激经济方面的效应已经变得很低。

    货币宽松政策的主要效果是降低了日本举债融资的成本,这亦是日本央行为什么难以终止宽松政策的原因。
  • 会议记录/2017/11/6日银纪要:距2%通胀率仍有距离,暂时维稳现有政策纪要重点北京时间11月6日07:50, 日本央行公布9月货币政策会议纪要,谈到了日本的通胀、经济发展、债券收益率等问题。

    日本央行在纪要中指出,大部分委员认为,日本的通胀仍然保持着朝目标前进的动能。一位委员表示,当前的债券收益率曲线还不足以使通胀率在2019/20财年达到2%的水平。

    委员会讨论了由市场参与者担忧的收益率曲线控制,其中一位委员质疑收益率曲线是否足够宽松,另外一位委员则认为债券收益率曲线足够适宜。一些委员表示,收益率曲线控制本身不存在问题,保证了政策的灵活。但是,一位委员表示,债券收益率点阵图没有排除10年期国债收益率出现负值的可能性。 

    一位委员表示,需要进一步加息以拉高物价,一些委员表示,有必要避免妨碍金融体系的运作。一些委员表示,如果日元走强,日本央行将改变市场操作。多数委员认为,日本央行将坚守当前的政策指导方针。 

    一位委员表示,CPI当前可能出现上升,但上涨趋势是暂时的。还有一位委员表示,零售业销售遭受低价网上购物的竞争。 
  • 利率决议/2017/7/20纠结的日银7月决议:上调经济预期,但下调通胀预期会后声明重点日本央行于北京时间周四(7月20日)11:10公布了7月利率决议,将利率维持在-0.1%不变,符合市场预期。并且,继续将10年期国债收益率目标控制在零附近。该央行仍承诺购买日本国债,持有规模以每年约80万亿日元的速度增加。据FX678观察,日本央行自2016年1月降息以来,一直将利率设定在-0.1%的水平不变。

    日本央行委员会以7:2的投票结果通过了此次维持利率不变的决定。其中,佐藤健裕(Takehiro Sato)和木内登英(Takahide Kiuchi)反对关于收益率曲线控制的决定。

    ★上调经济预期

    日本央行在本次货币政策会议上称,日本经济正在逐步复苏,料将持续温和地扩张。并且,该央行还上调了日本的经济评估。并预计,2017财年日本GDP增速1.8%,2018为1.4%,2019财年为0.7%。而在4月份的货币政策会议上,日本央行预计,预计2017财年日本GDP增速为1.6%,2018财年为1.3%,2019财年为0.7%。由此可见,日本央行在本次的货币政策会议上,上调了日本经济增长预估值。

    ★下调通胀前景

    日本央行在本次政策会议上称,日本CPI近期波动相对较弱,通胀率在0%-0.5%区间内。日本的通胀预期保持在弱化阶段,推迟实现2%目标通胀率的时间至2019财年左右。通胀仍保持升向2%目标水平的势头,但还不够强劲。日本中长期通胀上升有点滞后。日本的私人消费韧性有所增强,日本企业可能会逐渐转向提高工资和物价。随着企业逐步提高薪资和物价,日本的通胀水平料继续上升。如果有必要,日本央行将进行适当的政策调整,以便使通胀升向目标水平的势头。

    并且,该央行还预计,2017财年日本核心通胀率料为1.1%,2018财年为1.5%,2019财年为1.8%。而在4月份的货币政策会议上,日本央行预计,日本通胀率可能在2018财年前后达到2%。2017财年日本核心CPI为1.4%,2018财年为1.7%,2019财年为2.4%。不过,假如日本上调了消费税的话,那么则预计2019财年日本核心CPI为1.9%。由此可见,日本央行在本次的货币政策会议上,下调了该国的通胀前景。

    ★经济和物价面临的风险因素

    日本央行表示,日本经济和物价风险偏向下行。海外经济体存在的不确定性,可能会对日本经济造成下行风险。如果市场对日本中长期财政政策的信心下降,那么可能会令不确定性增加,并推高日本国债长期收益率。
  • 会议记录/2017/9/26日本央行7月纪要:望坚持当前政策框架,但质疑变多纪要重点日本央行周二发布的7月19-20日会议纪要显示,决策者认为他们应坚持当前的政策框架,并且有理由乐观看待消费者物价,因为衡量通胀预期的指标已经停止下滑。日本央行在7月会议上维持货币政策不变,但再次推迟实现通胀目标的时间。这已是央行行长黑田东彦2013年推出量化宽松措施以来第六次推迟达成通胀目标时间。

    政策制定者对实现通胀目标的乐观看法,可能无法打消外界的担忧,人们认为日本央行需要改变其政策立场,因为央行迄今一直未能提振物价。
        
    会议纪要显示,多数委员认为,虽然近期消费者物价指数(CPI)的势头相对疲弱,但同比变动率或将继续上行并向2%迈进,这主要是因为产出缺口有所改善,以及中长期通胀预期有所上升。会议纪要显示,几名委员还表示,日本失业率和产出缺口需要进一步改善,以提高经济动能实现央行2%的通胀目标。
        
    日本央行现在预计通胀率将在2020年3月止财年的某个时候实现2%的目标。自黑田东彦2013年推出大规模资产计划以来,日本央行已六次推迟实现通胀目标的框架。日本央行将在10月31日结束的下次政策会议上发布新的预估。如果真的要再次推迟实现物价目标的时间,是要进一步放宽政策,还是设定新的框架,日本央行左右为难。而在9月20-21日的会议时,日本央行一名新晋委员反对央行维持货币政策不动的决定,称当前的框架不足以推升通胀。
  • 利率决议/2017/6/16通胀走软盖过对经济乐观看法,日银6月继续按兵不动会后声明重点日本央行于北京时间周五(6月16日)10:54公布了6月利率决议,继续将利率维持在-0.1%不变,将十年期收益利率维持在0.0%附近不变,将年度基础货币扩容规模维持在80万亿日元不变,完全符合市场预期。本文是日本央行6月政策声明的相关内容:

    日本央行委员会以7:2的投票结果通过了此次收益率曲线控制的决定。其中,佐藤健裕(Takehiro Sato)和木内登英(Takahide Kiuchi)投票反对关于收益率曲线控制的决定。

    上调民间消费评估

    日本央行称,就业率和收入上涨,提振了消费。由于就业和收入情况的稳步改善,日本民间消费愈发强劲。因日本消费韧性增强,日本央行上调民间消费评估。

    维持日本经济前景不变,上调海外经济前景评估

    日本央行称,维持日本整体经济前景评估不变,日本经济转向温和扩张。海外经济体继续以温和步伐增长,日本央行上调对海外经济前景的评估。

    日本通胀预期仍处于走软阶段

    日本央行称,日本通胀预期依旧处在走软阶段,维持日本国债持有量目标。
  • 会议记录/2017/7/25日银6月纪要:通胀目标遥不可及,仍需强力宽松政策纪要重点北京时间7月25日(周二)7:50,日本央行公布了6月货币政策会议纪要,谈到了日本的通胀、货币政策及薪资等问题。

    日本央行在6月纪要中表示,许多委员同意,需要维持宽松的政策,因2%的通胀率目标依然遥不可及。一位委员称,2%的通胀率目标是一个全球性标准,可为汇率稳定做出贡献。一位委员表示,2%的通胀率目标下的灵活性较小,应提高弹性。

    在谈到货币政策时,日本央行在6月纪要表示,许多委员表示,继续强有力的宽松政策是适当的。一些委员表示,解释清楚退出宽松政策对日本央行财政的冲击是很重要的。一些委员表示,退出宽松政策方面的信息可能引发市场动荡。几位委员称,就可能的退出策略及其影响持续进行内部分析,这点是很重要的。 

    有委员认为,无法预测退出宽松政策的具体时间。委员们认为,过早的就退出政策进行交流将会困扰市场。 

    日本央行6月纪要还指出,委员们一致同意日本央行购买日本国债和市场公开操作指引不存在冲突。就沟通而言,细致、彻底地对其进行解释是必要的。几名委员认为,企业正在想办法承受薪资上涨的压力。此外,还有一位委员认为,日本央行应该将资产购买设置成目标。 
  • 利率决议/2017/4/27日银4月如期维稳利率,同时上调经济增长预期会后声明重点在法国政治忧虑逐渐消退、全球经济乐观气氛回暖的国际背景之下,日本央行于北京时间周四(4月27日)11:14公布了4月利率决议,将维持利率在-0.1%不变,符合市场预期。并且,继续将10年期国债收益率目标控制在零附近。

    日本央行委员会以7:2的投票结果通过了此次维持利率不变的决定。其中,佐藤健裕(Takehiro Sato)和木内登英(Takahide Kiuchi)反对关于收益率曲线控制的决定。

    上调2017年经济预期

    日本央行表示,日本出口和工业产出等都处于上行趋势,上调对日本出口和工业产出的预估值。日本经济转向温和增长,预计2017财年日本GDP增速为1.6%,2018财年为1.3%,2019财年为0.7%。而在此前的货币政策会议上,日本央行预计,2016财年日本GDP增速为1.4%,2017财年为1.5%,2018财年为1.1%。由此可见,日本央行在本次的货币政策会议上,上调了日本经济增长预估值。

    下调2017年通胀前景

    日本央行表示,日本物价势头还没有足够稳固,日本企业可能对物价和工资的态度更加谨慎。考虑到消费者价格依然疲软,日本何时实现2%的目标通胀率存在不确定性。长期通胀预期依然疲弱,目前日本缺少达到2%目标通胀率的动能。日本通胀率可能在2018财年前后达到2%。日本央行预计,2017财年日本核心CPI为1.4%,2018财年为1.7%,2019财年为2.4%。不过,假如日本上调了消费税的话,那么则预计2019财年日本核心CPI为1.9%。而在此前的货币政策会议上,日本央行预计,预计2016财年日本核心CPI为-0.2%,2017财年为1.5%,2018财年为1.7%。

    日本经济和物价面临的风险因素

    日本央行表示,日本经济和物价风险偏向下行。海外经济的不确定性,可能对日本经济造成下行风险。外汇市场和大宗商品市场的波动,将为日本物价同时带来上行和下行风险。
  • 会议记录/2017/6/21日银4月会议纪要:通胀预期低迷,维持强有力宽松妥当纪要重点北京时间6月21日07:50,日本央行公布4月货币政策会议纪要,谈到了日本的通胀、债券购买、货币政策、消费和收入等问题。 

    日本央行在纪要中指出,大部分委员认为实现物价目标的动能不足,追求目前强有力的宽松政策是适当的。由于通胀预期低迷,日本央行还下调了物价预估。 

    委员们同意根据收益率曲线控制,日债购买将略有波动,但购买日债与市场操作指引之间没有冲突,而市场波动没有给日本央行的市场操作指导造成困扰。此外,日本国债的购买规模因市场状况而异。

    委员们同意,工业生产增长将持续下去,日本的出口很可能将持续展现稳健增长。日本央行在此次会议上维持货币政策不变,并对经济发表了九年来最为乐观的评估,不过他们也认为日本经济面临的风险倾向下行。

    几位委员认为,CPI没有在预期期间内达到2%。一位委员认为,稳定的长期收益率显示收益率曲线控制正在奏效。一位委员认为,应当削减资产购买。一位委员表示,消费支出开始上升,与收入增长一致。一位委员表示,除非日本央行现在开始减少购债,否则明年将难以为继。
  • 利率决议/2017/3/16日本央行3月决议继续按兵不动,两位委员提出异议会后声明重点本周四(3月16日)11:00,日本央行公布了3月利率决议,日本央行委员以7:2的投票比维持政策利率不变。日本央行3月维持政策利率于负0.1%不变,符合市场预期,维持10年期国债收益率在零的水平。

    预计日本经济将持续温和增长,维持经济预估不变。预计日本经济将继续温和复苏。自上次会议以来,经济预期不做改变。房地产投资将出现下滑。

    佐藤健裕和木内登英反对收益率曲线控制的决定。木内登英表示,日本CPI达到零水平,通胀率已经非常低了。佐藤健裕反对基于经济扩张的货币政策,称不期待其能产生冲击。

    日本央行维持每年80亿日元左右的购债步伐不变。委员会以7:2的投票结果通过控制债券收益率曲线的决定。
  • 会议记录/2017/5/2日银3月纪要:对经济看法转向乐观,但目前加息仍不可取纪要重点北京时间5月2日07:50,日本央行公布了3月货币政策会议纪要,谈到了日本的经济、通胀情况、债券购买和利率政策等问题。

    日本央行在纪要中指出,央行政策委员会认为,日本经济持续位于温和复苏的趋势中,未来很可能转向温和扩张。

    委员会成员同意密切检视消费者物价趋势,还认为现在提高债券收益率目标不是很合适,因为海外债券收益率出现上升。 

    一位委员认为,2月份增加日本国债购买将暗示弱化收益率曲线控制。一位委员认为,目前对公开市场操作的指引是不可取的。一位委员表示,2月份大规模债券购买以减缓收益率涨势,这显示了债券收益率曲线控制不佳。一位委员认为,日本央行应该尽可能地减少购买日本国债。一位委员认为,CPI朝着2%的目标前进,但是现在缺乏势头。

    许多委员认为,不应该随着国外利率提高而跟着提高利率目标,提高长期利率目标是不可取的。 

    一些委员认为,物价、劳动力市场变化表明经济出现了良性循环,还不是考虑加息的时候。
利率决定日程安排(北京时间)
  • 日期时间事件
  • 2017/11/9 07:50日本央行公布政策会议中审议委员的意见摘要
  • 2017/12/21 11:00日本央行公布政策决议
  • 2017/12/26 07:50日本央行公布会议纪要
  • 2017/12/28 07:50日本央行公布政策会议中审议委员的意见摘要

    虽然1997年日本银行法重新编订,给与央行更多独立性。但是,日本央行还是因为缺少独立性而备受批评。在日本银行法的第4条中,就有关于央行的依附性的规定。
    鉴于货币和外汇控制是整个经济政策的组成部分这样一个事实。央行应该保持与政府的经常性沟通和有效的意见交换。所以央行的货币政策应该和政府经济政策基本要求保持默契。...>>更多

www.boj.or.jp/en

日本央行成员介绍

    黑田东彦(1944年10月25日-),日本财务官僚、经济学家。第31任(现任)日本央行行长(2013年至今)。曾任亚洲开发银行行长(2005年至2013年)。

    黑田东彦出身于福冈县大牟田市。东京大学在学期间就通过了司法考试,1967年大学毕业进入大藏省。同期入省者有伏屋和彦、山口公夫(银行局长)、野村兴儿、水谷英明、若林胜三等。...>>更多

 黑田东彦言论

    关于什么是中央银行对外汇市场的干预,有一个较为正式的定义。80年代初,美元对所有欧洲国家的货币汇率都呈升势,围绕着工业国家要不要对外汇市场进行干预,1982年6月的凡尔赛工业国家高峰会议决定成立一个由官方经济学家组成的“外汇干预工作小组”...>>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