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两大主导国裂隙初显,俄消极减产下沙特或转战亚洲市场

2019-02-22 15:17:48 天行 10465 汇通网版权所有
汇通网讯——随着沙特减产力度的不断加大,油市近期出现了明显的反弹。但是相比于沙特不断减产的努力,俄罗斯消极减产的态度招致了沙特的不满,基于此,市场开始担忧,沙特好俄罗斯之间的合作裂痕是否开始显现。部分分析师对此的回答是肯定的。
随着沙特减产力度的不断加大,油市近期出现了明显的反弹。

具体数据显示,自12月达成减产协议以来,沙特承担了OPEC成员国减产的主要责任,并已证实将在3月份进一步减产40万桶,至980万桶/日;如果实现这一目标,就意味着自去年12月以来,沙特阿拉伯已经承担了OPEC+总目标的70%。

但是相比于沙特不断减产的努力,俄罗斯消极减产的态度招致了沙特的不满,沙特能源部长法利赫今年1月甚至直言,莫斯科方面的行动“比我希望的要慢”。

具体数据显示,从10月到2月初,俄罗斯每天仅减产4.7万桶。这造成的直接结果就是俄罗斯在没有为减产做出有效贡献的基础上,却享受了沙特减产所带来得油价上涨的好处,沙特显然是最大的输家。

基于此,市场开始担忧,沙特和俄罗斯之间的合作裂痕是否开始显现。部分分析师对此的回答是肯定的。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沙特和俄罗斯关系的嫌隙越发明显,或弱化沙特减产的利多影响


目标和时间的短暂性本身决定了合作的脆弱性
部分分析人士认为,当前沙特和俄罗斯所构筑的石油生产体系是近几年才形成的,这也是近几年全球油市最大的结构性变化之一。这是因为沙特数十年来作为全球原油主导国的地位在2014年遭到了动摇。时间的短暂性决定了这一合作关系的脆弱性。

在2014年末因美国页岩油革命所带来的产量激增使得全球原油供给过剩。而当时由于技术水平的限制,美国的生产商的盈亏平衡处于一个较高的水平。因此沙特希望通过增产以打压油价迫使美国生产商撤离市场,同时抢占更多欧洲和亚洲的市场份额。

但是该计划适得其反,随着全球原油产量飙升,2016年1月国际油价跌破了30美元大关。数据显示。2014年产量增加约为220万桶,而需求仅增加90万桶,导致原油供应过剩达130万桶/日。

供应过剩的局面在2015年至2016年甚至一度出现扩大的趋势。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这迫使沙特为首的OPEC国家消化市场过剩的产量。但问题是,即使是沙特这样的顶级原油生产国也无力独自实现油市的平衡,这就迫使沙特向非OPEC产油国寻求合作,以恢复油市的平衡并支撑油价。因此双方合作的初衷仅限于消化市场过剩的产能。

俄罗斯对于油价弹性更强,无需油价持续走高
经过OPEC+的努力,市场过剩的产能已经明显的消化,即使在2018年末一度刷新2017年6月以来新低,但是国际油价仍维持在50美元关口上方,而对俄罗斯而言,只要油价维持在40美元上方,那么俄罗斯的炼油产业仍有利可图。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分析人士称,经历了2014年的惨痛教训后,OPEC意识到想要通过增产来抢占市场份额的做法是行不通的,因此国际油价再次出现2016大跌的可能性不大,俄罗斯显然也注意到了这点,因此对于俄罗斯而言,继续留在减产协议似乎已经意义不大,已经相比于通过减产提高油价获利,俄罗斯更希望抢占更多的市场份额。

尽管分歧出现,但两大因素沙特不得不名义上维持和俄罗斯的合作


结束和俄罗斯合作意味着俄罗斯可能会开闸放水
沙特也注意到了俄罗斯在减产方面的态度,但是沙特不太可能结束与俄罗斯的合作。因为在当前油市下行风险犹存的情况下,匆忙结束和俄罗斯的合作,可能会使得俄罗斯再次扩大产能,进而抵消沙特减产的努力。

Verisk Maplecroft的首席MENA政治分析师Torbjorn Soltvedt认为,为了防止这种情况发生,挽救两国已经出现裂隙的合作关系,沙特不得不接受俄罗斯消极减产的态度。

OPEC市场份额不断受到美国侵蚀,话语权下降迫使沙特报团取暖
沙特面临的一个窘境是,OPEC的市场份额也在不断的收缩,随着美国对欧洲和亚洲原油出口的扩大,OPEC可能进一步丧失在油市的话语权,这对于沙特乃至于OPEC都是不利的。

数据显示,随着美国原油产量的不断上升以及市场对于轻质油需求的上升,美国的原油正在逐步的抢占欧洲市场,1月欧洲进口美国原油达63万桶/日,虽然落后于俄罗斯和伊拉克,但高于尼日利亚以及利比亚等其他OPEC产油国;

同时据路孚特Eikon数据,2018年全年,美国对欧洲供应增加一倍至43万桶/日。这相当于欧洲总进口规模的6%,或相当于美国对伊朗实施新制裁前的欧洲自伊朗进口石油规模。

西北欧竞争尤为激烈,英国与荷兰在2018年分别进口了650万和510万吨美国原油,而地中海地区欧洲国家也正在采购美国原油,用于替代CPC里海石油管线混合原油、俄罗斯乌拉尔原油和伊朗原油。

Hess Corp创始人兼执行长John Hess此前表示,页岩油产量目前占到全球石油产量的6%左右,到2025年前后可能上升到10%并稳定在这一水平。但问题是美国原油出口占比提升4%就意味着OPEC的市场份额也要相应减少4%。

同时美银美林也预计,随着美原油产量续增以及对于OPEC 市场份额的挤压,OPEC的原油产量将从2018年的3190万桶/日下降至2024年的略高于2900万桶/日,这将导致OPEC在全球油市中的地位受到进一步的冲击。

这令沙特在维持高油价和市场份额上面临两难选择。维持高油价意味着需要进一步减产,这将导致市场份额进一步下滑,且最大的受益者往往是俄罗斯和美国这样维持高产的国家。但是为了抢占市场份额增产将导致重蹈2014年至2016年油价暴跌的惨剧,这也迫使沙特维持和俄罗斯的合作。

沙特和俄罗斯在地缘政治上的矛盾将随着合作分歧开始显现


市场人士认为,随着沙特和俄罗斯合作关系的恶化,双方的地缘政治利益分歧也将开始出现,特别是因为沙特和俄罗斯在叙利亚问题上呈对立面,且在伊朗问题上也矛盾重重,这可能会导致沙特和俄罗斯最终分道扬镳。

展望:在俄罗斯嫌隙出现的情况下,沙特或从亚洲寻求平衡点


卡舒吉事件加剧了沙特的困境
卡舒吉事件也令沙特在欧美国家中饱受争议,美国已经限制了对于沙特的武器出口,而欧洲在此事件后也终止了与沙特的部分合作。

这令沙特意识到想要寻求和欧洲的合作似乎是一个不太合适的选择,而且相比于亚洲原油需求的空间,欧洲的增长空间仍相对有限。

亚洲原油需求空间广阔可以缓解沙特的困境
除了政治因素外,亚洲原油消费需求的上升空间也是沙特转向亚洲的重要原因。

尽管近期因国际贸易乐观情绪推动了油价走高,但是从长期看,全球经济放缓的担忧仍制约着油价的涨势。

因此沙特致力于寻求将本国原油进一步出口,亚洲尤其是东亚和南亚将是首选地。

自2018年底以来,沙特已经开始布局。

1月28日沙特阿美计划投资多达16亿美元,在韩国现代炼油取得近20%股权,扩大在韩国的势力。因韩国是沙特阿美最大的亚洲原油买主之一。

同时自2月17日起,沙特阿拉伯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展开为期6日的亚洲之旅,到访巴基斯坦、印度、中国等国。

作为15年来首位访巴的沙特领导人,沙特和巴基斯坦两国签署了价值200亿美元的投资协议,涉及炼油和电力等领域。

同时在萨勒曼18日离开巴基斯坦后便随即造访印度,以落实去年G20峰会期间达成的一系列促进沙特在印度能源、防务、食品安全、机械等领域的投资。

行情

美元指数 98.27 -0.03 -0.03%
欧元美元 1.1041 0.0008 0.07%
英镑美元 1.2745 -0.0042 -0.33%
美元日元 108.68 -0.18 -0.17%
美元人民币 7.0993 0.0175 0.25%
现货黄金 1482.46 1.76 0.12%
现货白银 17.260 -0.130 -0.75%
美原油 53.06 0.25 0.47%
澳元美元 0.6736 -0.0017 -0.25%
美元加元 1.3213 0.0014 0.11%
上证指数 2978.71 -12.33 -0.41%
日经225 22472.92 265.71 1.2%
英国FT 7187.50 -24.14 -0.33%
德国DAX 12648.64 18.85 0.15%
纳斯达克 8148.71 100.06 1.24%
}